奇異的換妻之旅2季1-6

时间:2020-04-07 16:15:33


(一)重拾舊夢



很多人說,上篇結束得太快了其實生活就是這樣啊,那樣無窮無盡的刺激?



不過生活中的每天都會發生很多事情,隻是大家關注的太少了我這?有個

老故事,有了新的進展。這個故事很刺激,不信?那我們就開始吧。



《奇異的換妻之旅》是我發的第1部文章,這不文章得到了不少的好評和差

評。每個人的心態不一樣,當然會有不同的看法。現在打算更新這篇文章,爲了

那些沒看過這部文章的朋友,首先我要寫點銜接的內容,這樣可以使第2部能獨

立存在。



以前爲了追求刺激的性滿足。我與好友軍、偉開始了換妻遊戲。說是換妻,

並不確切。當時隻有軍結婚了,我和偉獻出了自己的女友。還要個單女,就是維。



她是被我帶入這個遊戲的。我還清晰的記得,我們一起去過很多地方,而目

的隻有1個,就是爲了滿足性。我們交換,群交。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我感覺這

4個女人都是我的,可以順便和他們幹任何事情。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卻沒有再繼續這個快樂的遊戲。隨著軍出資開的夜總

會開張到查封,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軍離婚了,他老婆霞淪落了,聽說最

近好像在吸毒。軍選擇了和維一起生活。我和女友馨也分手了,馨現在已經結婚

了,我卻和偉的女友靜在一起。偉和靜分手後,帶走了他們所有的錢,現在已經

慢慢淡出了我們的生活。偉曾經是我很好的朋友,現在卻沒有再聯系。義和她老

婆莎經營著一個簡陋的KTV,說KTV都不合適,應該是那種老式的卡拉OK

廳,組織賣淫。由于軍出資裝修,義被卷入。查封時義被抓了,被判了2年。軍

和他那房地産公司的老頭子,把我和莎救了出來。軍叫我照顧好莎。軍現在慢慢

在接手他家的公司,他是我們幾個中最有前途的。



回憶起以前,有種人事全非的感覺。發生了太多太多的變故。我現在依然和

靜經營著一家微型酒吧,錢段時間剛把裝修翻新了。我們就住在酒吧上面的閣樓,

莎和我們生活了一段時間了。酒吧生意並不是很好,多虧了軍經常帶朋友來捧場。



生意有些清貧,反正餓不死人。上天對我也就很眷顧了,每晚我能和2個女

人睡在一起。我感覺自己還是挺幸福的。



打理酒吧,都是靜的事,莎也會幫忙,我也還算輕松。今天軍給我打來電話,

他和維的孩子出生了。軍邀請我和靜、霞,今晚去吃飯。被迫酒吧關門一晚,等

2個女人打扮好後,我們來到了軍的家?。從夜總會查封後,已經很久沒來這?

了。想起以前,出去玩的時候,我們都會在軍這?集合,都是坐他的車出去。軍

家?今天很多人,基本都是陌生的面孔。軍今天一直在笑,嘴都合不上。軍給我

們介紹他的這些朋友,賣鋼材的、賣建材的、建築公司的、還要搞設計的,對比

之下,我和靜、莎在這?顯得有點格格不入。軍已經步入一個新的生活,再也不

是以前的他了。



家?到處是小孩子的衣服、玩具。不是我誇張,客廳的一般都是孩子的東西。



這160平米的房子,客廳至少有80平米,也許不止。可笑的是,我們什

麽都沒買。我們3個始終站在一起,和這些人沒什麽話說。靜把軍叫過來,從包

?拿出2000元,靜對軍說:「我們都沒買東西,這點錢你看你兒子喜歡什麽,

你就給他買吧。」軍推辭著說:「你們別和我這麽客氣,我們是什麽關系?這錢

自己收著吧。」軍轉身走過去,和那些人聊了起來。其實軍這個人,我很了解。

今天卻覺得他對我們有點冷漠。



我們穿過人群,進了臥室。維正躺在床上坐月子呢,她看上去好邋遢。走到

維身邊,我用手指輕輕碰了碰她身邊的嬰兒。肉肉的,挺可愛。靜把2000元

遞給了維,對微重複了剛才的話。維也沒接這錢,靜把錢放在床頭。看著維給孩

子喂奶,維的乳房有些下垂了。雖然看見了維的乳房,但這喂奶的畫面很和諧,

沒去想其它淫穢的事情。軍在外面叫,出去吃飯了。我左右摟著靜和莎的腰,走

出了臥室。



軍在一家酒樓訂了位子。我們入席的時候,軍特意叫我坐他旁邊。這時我才

感覺到軍並沒有遺棄我這個朋友。桌上的人紛紛拿起酒杯,祝賀軍當父親了。我

也不能例外。軍突然問我:「今天你們都來了,酒吧怎麽辦?」我回答:「關了

啊。今天你當父親,怎麽也要來祝賀你啊!」軍說:「生意怎麽能不做?一會我

們就去你那?,接著喝。」我說:「今天這麽開心,一會喝的酒算我的。」軍哈

哈大笑,他今天樂瘋了。這頓飯吃了3個小時。飯後,軍帶著這些人去我那?。



雷克薩斯,軍換的新車。他朋友跟在後面。



到了我那?,有些人嫌棄我這地方,說還要事,改天再聚。借故溜了。留下

的人很少,我數了下隻有5個人。想開點吧,就當給我節約,反正今天我請客。



在酒吧?,軍沒和任何人說話,一會和我聊著。軍的朋友覺得無聊,隻有走

了。



臨走的時候,有個30多歲的人拿出些錢給我「今天的酒錢。」我肯定不會

要。



推來推去,最後我還是沒收。現在隻剩下軍和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軍伸

著懶腰說:「哎,終于輕松了。」軍轉過身對那女人說:「去車?等我吧,我想

單獨和他聊聊。」那女人接過軍手?的鑰匙,出去了。



軍拉下了卷簾門,叫莎和靜都過來坐坐。我們喝著啤酒聊起以前,嬉笑間,

大家又突然沈默下來。以前開心的9個人,現在卻隻剩下我們。軍對靜說:「靜

美女,過來再讓我抱抱。」靜緬甸的坐在軍的腿上,軍的手抱住靜的腰。我問軍:

「你見過霞嗎?」軍說:「她來找我要錢,給了她點錢。現在的她,染上毒瘾了。」



我也沒再問了,陪軍喝了幾杯。軍看了看時間「我該回去了。」軍拍拍靜,

靜站了起來。軍起身準備往門走,剛走2步,軍回頭說:「過段時間等維身體恢

複了,我們出去玩玩吧。」我點點頭,並和他做再見。



軍走後,我們就關門睡覺去了。睡到床上,抱著靜開始做「運動」。莎睡在

旁邊,她這幾天大姨媽來了,不能參加我們的「活動」。壓在靜嬌小的身體上,

挺動著下身。所有的動作都像在例行公事。比起以前的淫亂性交,現在這種傳統

的性愛,還真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在靜的穴?插呀插,要射了,拔粗肉棒,射

在靜的小腹上,完事睡覺。



現在的我,對開放的性覺得很從容。這並不代表,我就可以把身邊的女人順

便奉獻給那個男人。遊戲始終都是有規則的,不能冒險打破遊戲的定律。在我們

的淫亂遊戲?,出現的每一個人都是熟息的人。幾個很好的朋友一起玩,一起瘋,

一起淫亂。有些人不能理解,我們卻不排斥。淫亂可以帶來刺激,從而掩蓋厭倦。



算了,說得在多,也有人不會理解。我有時在網上看見有些換妻的菜鳥,盲

目的性愛對象,這是不科學的行爲。對這些事,我坦然了。



2個月的時間,轉眼過去。一大早,軍打來電話,叫我和2個女人快到樓下,

我們出去散心。我也很久沒出去走走了,我叫醒2個女人,她們都要化妝,我獨

自先下去,看見軍的車子停在路邊。從容的上了軍的車子,軍和維坐在前面,後

面除了我,還要上次那漂亮的女人。看到這個陌生的面孔,我有點疑惑。我問:

「這位是?」軍說:「哦,是我的助理。放心,都是自己人。」看著軍嚴肅的表

情,我覺得有點好笑。軍下車把這女人叫到駕駛室,同時叫我下車。我和軍走了

幾步,軍對我說:「一會想去什麽地方玩玩?」我還是保持以前的態度:「隨便

啊,你知道的,我無所謂。」



軍問:「今天維不能一起玩,所有我叫了這個女人。兄弟,我是不會讓你吃

虧的。」但我認爲不是這樣,我說:「我們這麽多年兄弟了,何必說這些。突然

看到個陌生人,我有點不自在。要不先叫那女人回去吧。我不想靜她們尴尬。」



軍考慮了我的提議,陌生同意了。叫那女人自己坐車回去。然後對我說:

「改天我們再和她玩,今天就聽你的了。」我拍著軍的肩膀,笑著回到車上。那

陌生女走後,我放松了許多。坐在維的後面,我問:「維,今天我們去開心,你

不能參加這麽辦?」維依然冰豔,她說:「你們開心你們的,我一會去買衣服。」



維的語氣非常平靜。等靜和莎下來,軍問:「我們今天去那?玩呢?」大家

都保持隨意的態度。維說:「找個熱鬧點的地方吧,一會我自己去逛街。」靜問:

「姐姐,你今天不一起嗎?」維說:「這段時間醫生叫我不要行房,醫生說多回

複段時間比較好。」車子開動了,來到度假村,維不高興,沒衣服賣。折回城市

中心,我本想去安靜點的地方。不過算了,房間?會安靜的。



在酒店開了房,維就和我們告別了,獨自去逛街。靜和莎也抱怨起來,她們

說。她們也很久沒逛街了。把2個女人帶進房間,軍抱起嘟嘴的靜「好了,一會

出去逛吧。先辦正事。」安撫後,開始洗澡。輪到我洗好出來,軍和靜已經交合

在一起了。看著靜沈迷的閉著眼,嘴?「嗯……嗯……啊啊」的輕聲叫著。我那

久去的激情,被喚醒。肉棒自己硬了,隻是還要等莎洗完澡出來。我走到軍和靜

旁邊,我叫軍換換姿勢,讓靜趴著,方便給我口交。淫逸的氣氛,摸著靜的頭,

看她享受的表情。真實的情景,比AV好看多了。



莎走出浴室,我轉身過去。肉棒彈出靜的嘴。讓莎躺在靜的旁邊,我和軍同

時抽插,莎和靜淫蕩的叫聲交彙在一起。很美妙。軍射在了軍體內,靜去浴室清

理幹淨後,又出來唠叨著要去逛街。軍抱著靜,捏著靜的乳房,哄著靜,等我們

做完再出去。莎的身體比靜成熟些,乳房和臀都充滿成熟女性的魅力。莎張開雙

腿,迎合著我肉棒的沖擊,其實這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了。要說舒服,還沒有看她

和軍做愛舒服。旁邊的靜急切的想去逛街,讓我有點不能集中注意力。我想快點

射了,一起陪她出去。我覺得莎也想快點出去。這次性愛,質量並不是很高。我

那邪惡的精液一股股串進莎的身體,完事了。可以出去逛逛了。



走到一家商場門口,軍對她們說:「你們去逛吧,選好了東西,把票開了。



一會打電話給我,我進來給錢。「我們都是這樣,女人逛街的時候,我們都

在商店外等,隻是現在隻要我和軍,偉沒站在我們旁邊了。我和軍坐在上次外的

花台上,抽著煙。這一切,看似和以前一樣,但少了些人。軍問:」你們現在過

得怎麽樣?輕松嗎?「我說:」她們這麽想逛街,你覺得這是輕松的表現嗎?每

天都在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酒吧忙,沒什麽時間外出。要不是你經常來光顧,那酒

吧早就關門大吉了。「軍說:」還是來幫我吧。兄弟聯手打天下,有我爸撐腰。

做什麽都容易點。「軍的話,說得我有點可憐。但我知道他信任我。



想了想,我問軍:「還記得以前搞夜總會的時候嗎?」軍也有些感慨:「很

多人都說,黃賭毒不能沾。沒想到啊,我們才進去,還沒嘗到甜頭,就人事全非。」



軍吐了個煙圈,他轉頭問我:「以後我們都做點簡單的生意,你過來幫我吧。

靜和莎別這麽累了。」靜和莎,我身邊的2個女人。軍說得很對,我不該讓她們

這麽累。特別是靜,賣掉房子開了酒吧。我欠她的太多太多。我問軍:「你打算

叫我幫你做什麽?」軍隻是問:「你答應嗎?」我點點頭。軍說:「那好,現在

先等著,酒吧先放一放。從今天開始,我就給你工資。」我信任軍,他絕不會害

我。



我對軍的信任,源自10幾年的相處。他都在幫我,說他是我的貴人也不足

爲過。



軍帶我到銀行,立即取了10000給我。他扶著我的肩膀:「兄弟,這是

一個月的工資。等我籌備好了,我馬上通知你。」軍想了想說:「哦,反正我們

經常在一起。到時候我直接告訴你就行了」說完,哈哈大笑。他幼稚起來,真的

有點2。又回到商場門口。等了2小時,靜打來電話。我和軍去收銀台,她們已

經給了錢了。1人買了1件衣服。我問:「這麽久,就買了2件衣服?」靜說:

「是啊,本來還想買鞋子。有點舍不得。看見這個專櫃在打折,我們就買了衣服。」



軍說:「靜,我給你買。走,我們去看看。」我有一點傷感,我本來有穩定

的工作,但現在連給靜買衣服的錢都沒多餘的。說得好聽,介意持家,說的難聽,

就是一個窮鬼。



軍走在最前面,我們隨後。走到女鞋專櫃。軍看著,他並沒有問靜和莎喜歡

什麽。隻是按照直接的眼光,選了2雙鞋,親手給2個女人穿上。他的動作,就

連我都感到溫暖。軍問:「你們喜歡嗎?」可能是被軍感動了,她們都說喜歡。



軍聽到他們說喜歡,高興的去給錢。「等等,讓我來吧。」我拉住軍,走向

收銀台。軍對我說:「你跟我客氣,我生氣了。」我說:「兄弟,讓我來吧。」

聲音就像在懇求。軍沒和我爭了。買完東西,軍打電話給維。我們散了。



2雙鞋,花了近2000元。我把剩下的錢交給靜,並把軍今天說的話,告

訴了靜。莎坐在旁邊聽著,說了說自己的看法。簡直就是一個家庭會議。靜說:

「在正式幫軍之前,還是要把酒吧經營著。」她真的變了不少。酒吧還是照常營

業。生活又回到了平常。一個星期,就這樣一層不變的過著。



軍終于打來了電話,約我見面。我有點高興。我離開前往約定地點,一家茶

樓。這?沒什麽人,我選了個角落坐下,等候軍來。軍帶著助理來了,我們坐到

一起。我問:「事情怎麽樣了?我什麽時候上班?」軍搖了搖手:「你急什麽?



今天叫你出來,是陪陪我。我最近壓力大。「軍對旁邊那女人說:」你在附

近酒店開個房,在?面等我。「那女人走了。軍抱怨著,說他家老頭子的是非。

一頭霧水的我,有點郁悶。軍看著半閉著眼的我,他說:」哎,我發洩下而已。

走吧,去酒店。「他想叫我一起去搞剛才那女人?這」節目「倒不錯。



走進酒店房間,果然那女人在?面。我問:「你叫什麽名字?」那女人說:

「我叫劉靜芬。」我說:「哦,你好。」軍打斷了我們:「去洗洗吧。」芬聽話

的走進浴室。軍和我沒聊幾句,維打電話來了,隻聽軍給維介紹了幾句,還把酒

店的名字和房號告訴了她。挂了電話,軍去敲浴室門:「別洗了,你走吧。我老

婆來了。」芬迅速的出來,走了。



過了會,維真的來了。她問軍:「那小妖精呢?」軍說:「我們在談正經事,

你以爲我們在幹什麽?」我忙介紹:「對啊,我打算幫他做事,我們談談細節。」



維說:「軍我告訴你,你別和那小妖精纏在一起。你和靜她們在一起,我不

介意。



你要是想妻離子散,那你就去找那小妖精吧。「維想極力的保護自己。我和

軍勸了很久,維才不生氣了。談話變得輕松了,我問維:」今天身體舒服嗎?要

不要一起睡會?「其實隻是玩笑話。維說:」好啊,很久沒在一起了。今天就別

回家了。「我問:」那你們的孩子怎麽辦?「維說:」反正有保姆。「馬上給靜

打電話請假,還把電話給維確認。靜說她晚上也要過來。她還是不放心啊。



聊了會,我抱著維,捏著她的乳房。沒玩多久,維說:「被捏我了,奶都流

出來了。」哦,她還在哺乳期。我們3人,作好了一切準備,上了床。維握著我

的肉棒,感慨的說到:「好久都沒碰過你這根東西了。」一口含住了它。軍睡在

旁邊,看得肉棒高高挺起。維對我說:「幫我舔舔下面吧,好嗎?」我把頭埋在

維聳立著的屁股上,親吻著。維開始給軍口交。我的舌頭輕輕舔著維的穴,她好

像很敏感,抖動著身體。我想也許是很久沒做愛的原因吧。輕舔幾下,陰毛弄得

我癢癢的,怪不舒服。直身,拉近維的屁股,肉棒輕松的滑進她的騷穴。「啊…

…」長長的一聲,感覺就像欲望隨著聲音一起發洩了出來。



聳動著。維的穴生完孩子後,失去了緊緻。我說:「生完孩子,穴沒以前緊

了。」軍說:「啊,是嗎?我來試下。」維向前爬,離開了我的肉棒,從軍的上

面坐進了軍的肉棒。用手摸著維的乳房,捏一下,乳頭滲出奶水。好奇心,讓我

去嘗了嘗。軍問我:「怎麽樣?好吃嗎?」我說:「不錯,一股奶香味。」軍說:

「老婆,下來點,我也試試。」軍用?的吸著維的乳頭,軍2邊凹下的臉頰,真

貪婪啊。維立起身子:「好了,你吃完了。兒子吃上面?」維的身子靠在了軍的

身上,軍抓著維的屁股,從下面快速的頂著,顫抖的叫春聲,回蕩在房子?。



我問維:「我也插進去怎麽樣?」維說:「輕點,試試吧。」軍停止了,我

小心的握住自己的肉棒,一點一點的塞進維的穴了。太好了,進去了。我動了幾

下,肉棒底部和軍的肉棒摩擦著,感情怪怪的。沒動幾下,軍在下面又快速的頂

了起來。和軍的動作比較,我要慢很多。維的聲音越來越大,充分說明了下身的

滿足感。我依舊緩慢而小心的動著。軍的動作慢下的時候,我感覺到了軍肉棒在

撥動,軍射了?挨著我的肉棒射的………有點無語了,還後,我勉強可以承受。



軍射了後,肉棒依舊停留在維的穴?。該我「表演」了。我的心理素質不夠

好,我始終覺得別扭。維有意見了:「你倒是快點啊,幹上面呢?」「哦,我知

道了。」速度加快了一點。我這樣堅持到射精,射完後,我覺得我太偉大了。拔

出沾滿白漿的肉棒,躺在床上急促的呼吸著。不久,床開始震動,他們又開始了。



軍好像很喜歡剛才的感覺。淫亂的畫面,始終讓我沖動。跑到維的頭部,把

沾滿白漿的肉棒送過去,讓維舔著。我沒把持住,又加入了。再次塞進肉棒。重

複著剛才的姿勢。低頭看著維的臀部,被2根肉棒推動著,真想抱著親親它。可

是它現在太忙了,正在享受。



再次以著邪惡的姿勢,插了很久,射在了維的穴?。這下,我們3個真的累

了。躺在床上休息。這次性愛後,維變得溫柔了許多。快感過去,她會依然冰豔,

我都習慣了。躺在床上,我們的話題依然是以前。隻有回憶才能感覺真實。無意

間提起了偉,偉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手機換號了,無法找到他。提起以前的種

種,大家有時笑,有時沈默。這些回憶,隻屬于我們。總的來說,是欣慰的。